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二章 明显坑人

作者:空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 Hello,小甜心、 异能小神农、 继承两万亿、 强人、 撒旦逼爱:嗜血老公太坏坏、 重生八零锦绣军婚、 老公大人实力宠、 国民校草求抱抱、 乌龙撩夫记、

    好看的小说 就来新笔趣阁《www.youxs.net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福伯儿子的脸色沉了下来,他因为搞不清楚许少业的底细,听许少业直接喊马大头的匪号,对他有点忌惮。

    但是福伯的儿子在汉城也属于有头有脸的人物啊,虽然这个有头有脸的水份很大,但是就凭许少业一句话,自已就滚蛋,那自已不要面子的啊。

    “若不是看在马爷的面子,你早就被我砍死了?!?br />
    福伯的儿子眼神闪过一丝狠色,他的耐性有点磨光了。

    许少业一直不说他的身份,他有点怀疑许少业故意喊出马大头的匪号来吓唬他。

    许少业想笑,真是老虎不发威,把自已当病猫了,随意一个阿猫阿狗就能威胁自已。

    许少业更是没有想到,自已会因为马大头而让人心生畏惧,这让许少业有一种无力感,在战场上让人闻风丧胆的要命阎王,竟然还要借一个混混的名头震摄别人。

    “我看这家伙根本不认识马爷,而是借马爷的名头吓唬我们!”跟着福伯儿子的一个人嗡声嗡气地道:“何必跟他说那么多,直接将他打一顿,扔到路边,然后把这个妮子拖走?!?br />
    “我有点等不及想尝尝这个小妞的味道如何了!”

    大汉舌头在嘴边转了一圈,色眯眯地道:“这么漂亮的小妞,今天可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br />
    说着,越过许少业,向赵英楠走了过去。

    “小妞,别怕!哥哥我会好好疼爱你的,一定会让你尝到裕仙欲死的滋味?!?br />
    大汉嘴里说着污言秽语,手伸向赵英楠。

    许少业眼中怒意一闪而过,这些人太过目中无人了,竟然完全忽视自已的存在。

    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明目张胆的调戏女孩,看起来平日里没少做坏事。

    “咔!”

    许少业抬手,五指并拢,仿佛是一把刀一样斩了下来,斩在大汉伸向赵英楠的手,大汉手臂发出一声脆响,手臂呈现不规则扭曲,被许少业一掌斩断。

    “??!”

    大汉捂着手臂倒在地上,满地的打滚。

    “咝!”

    看到这一幕,福伯儿子与跟着他的几个人,害怕的后退一步,用惊恐的眼神看着许少业。

    人的骨头很坚硬,许少业却用一只手臂把人的骨头打断,这需要多大的力量。

    “放心好了,一切有我,没有人能欺负你!”

    许少业看也不看倒在地上,满地打滚的大汉,扭过头温柔对赵英楠说道。

    “嗯!”

    看着站在自已身前的许少业,赵英楠感到无比的安全,许少业的背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挡住了所有吹向她的风雨,她的一颗心全部系在了许少业的身上。

    “刚刚给过你们机会,你们不想走,那就别走了!”

    许少业张口,语气如风,飘了出来,让福伯儿子几个人心底一颤,狠狠地打了一个冷颤。

    就在许少业在动手的时候,外面忽然冲进来一群人,手里抄着钢管,板砖,对着福伯儿子为首的几个人就是一顿爆打。

    “唉哟!唉哟!”

    打得福伯儿子几个哭爹喊娘,抱头鼠窜。

    这突然发生的情况,让许少业都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许哥,对不起啊。这一次是我们的失误,希望你不要见怪?!?br />
    正在爆打福伯儿子他们的几个人,从走出一个染着黄毛的小混混,走到许少业的身边,脸上陪着笑,点头哈腰,像是一个奴才一样,对着许少业极尽讨好之意。

    “你是马大头的手下?”

    许少业看着眼前的黄毛有点眼熟,疑惑地道。

    “许哥,我是马爷的手下,你竟然还记得我,真是让我太意外了?!?br />
    小黄毛听到许少业的话,兴奋的搓着双手,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自已的兴奋。

    许少业对于他们来说,就如同天神一样,每一个小混混都以许少业为偶像,希望自已有一天可以像许少业那样牛比。

    现在自已的偶像竟然记得自已,怎么能让小黄毛不兴奋。

    “许哥,这一次是小的没有看好,让这些东西跑了出来,打扰到你了,你千万别怪罪马爷啊?!?br />
    小黄毛继续说道,替马大头说好话。

    许少业与福伯儿子这几个人一起冲突,马上就有小混混看到,马大头早就吩咐过,不准在这一带闹事,小混混马上把这件事回报给了马大头。

    马大头一听手下小弟的回报,马上派了小黄毛过来。

    小黄毛一来,看到起冲突的竟然是许少业,差点没有下个半死。

    原本只是想警告一下福伯儿子几个人,让他们滚蛋,以后不要在这里闹事。

    现在好了,小黄毛看到许少业之后,瞬间抄起家伙冲了过来,才有之前的那一幕发生。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错了!”

    福伯儿子自然认得小黄毛,看到马大头手下得力打手,竟然在许少业面前陪着笑,一副谄媚的样子,顿时吓得胆都破了,知道自已惹错了人。

    同时,他也想不明白,自已第一次来找赵英楠麻烦的时候,为什么不见许少业出现,赵英楠还把钱给了自已。

    这不是明显的坑人吗?

    如果许少业第一次出现,赵英楠不把钱给自已,自已哪还会来第二次。

    “许哥,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正好借这件事给周围的一些不长眼的东西来一个杀鸡敬猴,让他们不敢来嫂子这里捣乱!”

    小黄毛看了一眼许少业,道。

    赵英楠听到小黄毛叫她嫂子,脸色微红,却是默认了,心里还有点窃喜。

    “算了,给他们一点教训就好了,他父亲当年与我有恩!”

    许少业摇摇头。

    当年若不是福伯那一碗饭,估计也没有今天的许少业。

    一碗饭的恩情看似不大,却要看在发生在什么情况的,当年这一碗饭可是雪中送炭。

    人总是记住在困难的时候,雪中送炭的恩情,锦上添花,顶多只能说是好意,而非恩情。

    “即然许哥发话,今天就先放过他们?!?小黄毛点点头,不敢忤逆许少业的意思,让人停手,看着福伯的儿子,道:“他父亲是一个好人,马爷从来没有这个小店找过麻烦,却养了这么一个儿子,算得上家门不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