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八章 抄家

作者:浪得虚名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逍遥游-月关、 历史粉碎机、 悠闲大地主、 戏闹初唐、 地府系统:高冷鬼帝是赠品、 席卷晚明、 抗日之雷霆战将、 明鹿鼎记、 猫妃到朕碗里来、 超极品兵王、

    好看的小说 就来新笔趣阁《www.youxs.net

    ,为您。

    总兵府常宇来过,也住过,可谓大同成内除了代王府最大的府邸了。

    不过此时这座生人勿近的总兵府,已经重兵团团包围,不只正后侧门均有全副武装的士兵警戒,便是围墙外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如此便是严防有人偷偷进出。

    总兵姜瓖给砍头的事早已传遍大同市井,爱看热闹的百姓们此时也早已把总兵府里外围个水泄不通,他们都好似先知,知道东厂既然杀了人就一定会抄家一样,毕竟这都是标准套路。

    “走开,走开!”通往总兵府大门的街道已经被好奇的百姓堵住,常宇披盔戴甲骑马而来,身边诸随从开始驱赶人群。

    那人是谁?看上去好威风

    据说是东厂厂督

    呀,厂督不就是太监吗,原来太监长这样啊

    还挺年轻倒是一表人才……

    街旁百姓议论纷纷,常宇听得心中无奈,却一脸温和朝两旁百姓致笑,这下更不得了。

    咦,那厂督是在对我笑么……

    不是传闻东厂一个个都是杀人狂魔么……

    嘘……

    “厂督大人”常宇好不容易到了总兵府前,在此当值的府军卫首领唐破天赶紧向前行礼,他虽和常宇私交很好,但此时在外,加上常宇身份不比之前,礼节不可少。

    “进府”常宇下马,淡淡说道。

    唐破天立刻着人去砸门,不多时总兵府大门咯吱一声打开,几个家丁脸上带着惊恐之色。

    “退开”府军卫几个校尉大喝一声,家丁吓得远远跑开,随即大门被完全打开,常宇拎刀进府,一挥手,身后五十太监军在春祥的带领下涌了进来。

    总兵府前院,众多家仆丫鬟满脸恐惧挤在一起,却不见多少家丁,毕竟当初为了围杀常宇姜瓖把姜瓖几乎都带走了,此时却全被扣押在军营。

    “全部老实呆着,若有异动杀无赦”春祥挥刀恐吓那几个家丁以及仆役。

    常宇却看都没看那些人一眼,径直往府内走,连过几道院直奔后府。

    此时后府已经乱做一团,女眷丫鬟们尖叫四下奔走,感觉鬼子进村那种。

    常宇站在内府门前看了一会,一挥手,蒋全立刻带了十余太监军冲了进去,“全部都出来,勿作反抗”很快内府一阵鸡飞狗跳。

    半柱香的时间不到,后府大院挤满了人,略一数过三四十人,几乎都是女眷,也有老弱。

    “姜瓖令堂可在?”常宇之前已经得知姜瓖丧父老母还寄居府上,于是开口便道。

    随即一老妪走出:“老身便是,这位大人怎么称呼,小儿可是犯了什么事?”

    “咱家东厂厂督,姜瓖密谋造反,刺杀朝廷大臣已经受刑,特此前来告知”常宇淡淡开口。

    却如一道惊雷在内府中炸翻了了天,虽然姜瓖的事情大同城内百姓俱知,奈何总兵府被包围进出不得,他们虽感有事发生,却不知如此严重,更不知道姜瓖已经被杀了,闻此消息,顿时感天旋地转,世界末日一般。

    要知道这时的法律可不如后世那般人道,一人犯法,祸及家人,特别是逆反大罪,动辄都是抄家灭族,所谓灭族那就是几代之内的族中男子不论老小全杀了,至于妻女便充为官娼!

    所谓官娼便是官府开办的妓院,生意好的不得了,为何?因为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朝廷官员都想着玩玩某位官员或者原本同僚的老婆女儿是多刺激的事……

    总之,惨无人道。

    所以,姜瓖内府家眷立感世界末日,老妇人直接晕倒,四下哭喊不绝,凄凉无比。

    常宇眉头一皱,身边蒋全大喝一声:“都闭嘴”场面顿时安静了些许,但依旧可闻啜泣声。

    “姜夫人是哪位?”常宇又问,面前女眷太多,姜瓖妻妾成群,加上养了不少女艺人,他根本不晓得谁是谁。

    立有一徐娘向前跪拜:“奴家便是”

    “起身说话”常宇伸手微抬,徐娘一怔,缓缓起身。

    “两个选择,第一,本督奉公执法,抄家充公,余人连罪。第二,你等自己交出所有家产,本督网开一面,留一房产供你等营生,不追连坐之罪”。

    “厂督大人,奴家选第二条”几乎在常宇话刚落音的同时姜夫人便急切喊道,身后也有若干应和声。

    好,常宇微微点头:“既然如此,待会便有来负责接收统计,你若敢隐瞒一处产业,私藏一两银子,本督便杀一人”

    “奴家不敢,奴家不敢”姜夫人大恐,噗通跪下,却被常宇上前一把扶起,“即刻去安抚余众,遣散家奴,等待接收”

    说完之后常宇便转身离开总兵府,他做事就是雷厉风行,果断不拖拉,在他前脚刚离开不就便有人前来接收,来的是巡抚衙门的师爷以及东厂的一个掌班。

    弄掉姜瓖这个祸害,常宇心中并未感觉有多轻松,因为大明此时这样的祸害比比皆是,正在各个角落一点点蚕食这座即将倒塌的大厦。

    天色已暮,常宇心情有些复杂或者说有太多情绪需要感慨,于是登上大同东门城楼,望着正东方向,扯着嗓子使劲喊了几声,直至沙哑,然后一指沉默至天黑。

    春祥蒋全两个心腹一直都在不远处默默的看着他,他们并不理解这位顶头上司为何如此忧伤,明明年少有为一步登天做到了太监的最顶端,怎么如此颓废。

    他们不知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坐高的位置,要顶多高的天。

    夜幕已降,代王府张灯结彩,广邀大同城内权贵设宴为常宇庆贺,贺其高升东厂厂督。

    以代王和姜瓖交情,常宇挥手便给砍了,理应有心结,事实他的确不爽,但奈何事实俱在,又有老实人卫景瑗拍胸担保真的不是陷害,他才信了七八,加上姜瓖是以反逆之罪被诛,这个关系可要撇清啊,藩王最怕的是什么,怕的就是被皇家生疑盯上,此时设宴也是向常宇表明心迹:姜瓖死有余辜,他和俺淡淡之交没啥关系。

    常宇其实特别讨厌这种官场应酬,特别是从后世穿越而来的人,和这个时代的古板古人在席间真的格格不入,可谓极其不适。

    但他又不能不去,毕竟刚刚问人家借钱借粮的,转头不给脸,不是做人之道,更何况代王这种大土豪日后必有可用之处,能亲近就多亲近,所以即便心中反感,还是硬着头皮来了。

    ………………………………………………………………………………………………………………………………

    感谢那些一如既往投票打赏关注支持的书友!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