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百零七章 扔出去

作者:夜惠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传奇从我是歌手开始、 太上剑典、 笔下的另一个世界、 变身绝色神姬、 今夫古妻日常、 反叛的大魔王、 以嫡为贵、 大王饶命、 重生之必然幸福、

    好看的小说 就来新笔趣阁《www.youxs.net

    ,为您。

    兄弟三人,赢澈出彩,另外两人注定前途暗淡。

    魏王听闻妖孽之言先是皱了皱眉头,随后说道:“你们都是本王的儿子,三郎是为誓言用尽心思手段,你们为王孙公子,倒也不必太过在意科举名次,名次考前自是很好,若是因为三郎风光太盛而让你们名次不理想,本王亲自向皇兄为你们讨个官职。你们两人是三郎的哥哥,有时也要谦让他几分?!?br />
    这心偏得没边了!

    魏王妃说道:“容妾身提醒王爷一句,圣人教训不患寡而患不均,赢澈出尽风头固然让王爷高兴,王爷何苦再在另外两个儿子心头捅刀?他们同样是寒窗苦读,为何要被赢澈连累?”

    魏王被堵得说不出一句话。

    便是一直对魏王妃不冷不热的赢清此时亦有几分感激,赢淄更不必提,完全把魏王妃当做亲妈看待,感慨道:“还好有母亲知道孩儿读书也是下过苦功夫的,纵是比不上三郎,但孩儿自负才学在本科考生中上,若是因为三郎而名次太低,孩儿……”

    “你先不必难过,考试嘛最为重要就是公正,谁也没规定你弟弟写出惊圣的文章,考官就不高取你们?!?br />
    魏王妃再次捏着帕子,轻声宽慰道:“本王妃虽是没有以前风光,但也容不得朝廷那些人把对赢澈的怨恨落在你们头上,王爷不肯帮你们,本王妃自会为你们谋划一二,只要你们做得好文章,本王妃保证你们的名次不会低,更不可能落第?!?br />
    “阿娴……”魏王阻止道:“他们的官职,本王都有过安排,何苦非要在科举上争个高低?你再怎么折腾三郎也不可能失去状元之位,横生枝节,只会让三郎……”

    “王爷心里都是三郎,他们两个也是您的儿子!”

    魏王妃甩帕子起身,向外屋外走去,“他们即便不如赢澈,有一样总是好的,他们真心想做王爷的儿子,想继承王爷的一切,可赢澈,他到底在想什么,谋算什么,王爷清楚么?您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赢澈所谋会连累整个魏王一脉?王爷以为您能护住他一辈子?”

    停顿片刻,魏王妃望着被雨水清洗过一遍显得格外碧绿的灌木,几滴水珠还在灌木叶上滚动,“便是皇上都未必能?;び阂槐沧?,更何况是王爷您了?!?br />
    皇上此时对赢澈的厌弃和放手就是想激起赢澈所有潜力,一旦事情有变,赢澈也足以应付。

    魏王妃隐隐有几分不安,只是没有办法同魏王细说。

    “同样科举之后,赢澈到现在还不见踪影,肯定是跑去陪慕婳了,王爷在他心里怕是没什么分量?!?br />
    魏王妃话还没说完,赢澈的书童墨香提着几坛子美酒走过来,见过礼后说道:“三少爷感激安乐郡主在贡院相助特意寻了美酒,这几坛子美酒专门送给王爷,美酒浓而不烈,引多了也不会上头,三少爷说过,美酒合乎王爷喜好。待到傍晚,三少爷会亲自同王爷品尝?!?br />
    “好,好?!?br />
    魏王咧嘴笑了,“三郎还是记挂我的,知道我的喜好,懂得给他的老父亲买酒了,慕婳的确在贡院帮了三郎许多,三郎是该好好……”

    噗嗤,魏王妃嘲弄般嗤笑,魏王也想起赢澈在贡院的遭遇,也许没有慕婳的话,三郎不至于逼得自己那么紧。

    赢澈固然因为惊圣而扬名立万,给考生修缮考棚棚顶,弄出公厕的安乐郡主同样得到不少学子的感激,名声亦是更加响亮。

    魏王暗暗庆幸三郎这次没有被慕婳完全压下风头去。

    “母亲,儿子陪您回屋?!?br />
    赢淄对魏王妃殷勤备至,“儿子寻了几道母亲爱吃的菜色,早就吩咐厨房准备了,儿子陪母亲用膳可好?”

    魏王妃轻轻摇头道:“你的孝心我领了,在贡院你也没少受苦,还是早些歇息,养精蓄锐等待殿试,状元归了赢澈,你若是能写出好文章,名列一甲,争争榜眼探花,也是一段佳话,本王妃估摸皇上亲自主持的殿试……考题应该在对外上头,你在这上面多下点功夫,毕竟朝廷上如何对待瓦剌圣女还没个公论,皇上许是会向你们问策?!?br />
    “孩儿多谢母亲提醒,不过对瓦剌诸部,孩儿还是……还是觉得当以安抚为主,瓦剌圣女遇袭到底是帝国的过失,给她点封赏并不为过,孩儿听说瓦剌圣女已是迷途知返,非常仰慕帝国,打算在帝国常住下来?!?br />
    赢淄侃侃而谈,所说得也是朝廷上主流的意见,任谁都看得出皇上好似对瓦剌圣女有所偏爱,“锦衣卫慕云也是个没用的,捉到上师头上,结果却证明上师魏焱并非真凶,瓦剌圣女清醒后便深明大义说,幕后凶手不是帝国的人?!?br />
    “王爷,王爷?!?br />
    门房的管事小跑过来,捧着烫手的礼单,站在门口轻声回道:“瓦剌圣女听说三少爷写出惊圣的文章,特意送了重礼过来,圣女说……她想同三少爷以文会友?!?br />
    赢淄压下几分嫉妒,说道:“三弟俊秀无比,自是招女孩子喜欢,若是能同瓦剌剩女结下善缘,让帝国的影响力贯穿草原诸部,倒也似一桩好事?!?br />
    “混账话!”

    魏王重重呵斥,“本王只听过有和亲的公主,就没听说过中原男子有为安抚蛮夷而娶番婆的,三郎未来的媳妇是慕婳,瓦剌圣女就是给三郎做妾,本王还怕她身子不干净,玷污了三郎!”

    “什么以文会友?这等勾引男人的手段太过卑劣,把礼单和礼物统统给本王扔出去!以后谁再提起瓦剌圣女如何如何,就给本王滚出王府!”

    赢淄:“……”耷拉下脑袋,沮丧极了。

    魏王妃眸子一亮,闪过几分欣喜,“今日王爷说了许多的话,就属这句中听!这些年的富贵不曾完全磨灭王爷的志气,王爷还记得当日练剑时,先帝交代过话么?”

    “皇兄也说过,不纳贡,不和亲!”

    魏王郑重其事道:“只可惜朝廷上的人都忘了皇兄这句话,把皇兄当做好色之徒?!?br />
    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